请向

基金会电晕委员会(SCA)在德国柏林,其国际网络在几个月内询问了世界上最受尊敬的科学家和专家。他们的发言是一致的,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和答案。委员会致力于进行独立、透明和基于证据的分析。

你一直想知道的

以下提出的问题和答案主要涉及德国和德国的法律领域,但其他国家也可以得出类似的结论。

作者:VF - 01. 2020年10月

回答有关电晕传染、政府对策和封锁后果的主要问题。

1. SARS-COV-2有多危险?

有人担心SARS-COV-2在传播性、疾病负担和死亡率方面可能比流感更危险,但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没有根据的。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感染是没有症状的,或者伴随着轻微的流感症状。

老年人、身体虚弱、曾患过疾病的人感染科维德-19的风险更高。然而,许多非常严重的病程,特别是在2020年3月流行初期,是由于恐慌引起的治疗错误(插管等)。晚期效应尚未得到证实。对世界范围内共进行的23项研究的评价表明,70岁以上人群的电晕感染死亡率(IFR)约为0.12%,而70岁以下人群的电晕感染死亡率仅为0.04%。

澎湃号·政务

约翰·斯坎伦:终结野生动植物非法交易,全球行动应与时俱进

终结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全球行动应与时俱进

2020-04-02 07:2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编者按:近日,非洲公园(African Parks)的特使、原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秘书长约翰·斯坎伦(John Scanlon) 先生与绿会国际部小编分享了他的这篇最新文章。每次读他的作品都让我们很受启发和鼓舞,尽管这篇文章中并不是所有观点都认可,总感受益良多。现绿会经授权翻译发布如下,供各方参考。

他的几个核心观点值得我们反思:1)CITES本质上是个贸易公约,而非一个自然保护公约。处理非法贸易和更普遍的野生动物犯罪的法律文书不应由与贸易有关的公约CITES牵头,它现在必须被纳入国际刑法框架中。现有努力远远不够。2)强调自然保护要让当地社区受益;3)梳理了人们关于采取“以保护物种为主”还是“保护生态系统为主”的方法产生的不同的阵营。(这也是小编在实践工作中经常在思考的问题,尤其在涉及到诸如遗鸥、东方白鹳、大鸨等迁徙物种保护的时候所遇现实困境更然。不知未来的“2020后生物多样性全球框架”会给前者留下多少空间?)